教育培训机构都要取消吗(你支持全面取消校外培训班、兴趣班,为家长、孩子们减负吗)

今天给各位分享关于【教育培训机构都要取消吗】,以及【你支持全面取消校外培训班、兴趣班,为家长、孩子们减负吗】的知识点。如果您能从中获取启发,那就是我们开心的事了,现在开始吧!

你支持全面取消校外培训班、兴趣班,为家长、孩子们减负吗?

全面取消校外培训班和兴趣班,是教育的退步。我觉得这个问题就像呼吁取缔游戏娱乐手机一样,都是治标不治本的。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有两面性,利用好的一面,最小化不好的一面,才是明智的处理方法。校外培训班兴趣班对有的孩子来说是负担,但对有的孩子来说却是陶冶情操,增长能力的好渠道。说孩子负担重,错的不是校外培训班,而是家长和孩子对待校外培训班兴趣班的态度。孩子的压力不是培训班给的,而是父母给的。上同样的培训班,有的孩子欢天喜地,有的孩子愁眉苦脸。撇开兴趣不谈,家长对培训班的态度就决定着孩子对培训班的态度。认识一个跟我家孩子一起学游泳的小孩儿,每次上课之前,他都要大哭一场,说实话起初我挺不能理解的,他哭的让我心烦。自从我家孩子跟他一起上过几次课之后,我对他只有同情。游泳课对他来说真的是煎熬,他要克服的不只是对水的恐惧,对自己动作的纠正,还要时时提防耳边传来妈妈的咆哮。妈妈是一个超强的理论家,时刻关注孩子的一举一动,手划不到位,腿踢不标准,换气嘴张的不够大,妈妈都会在岸边指导,直到孩子点头才会心满意足。如果孩子没有听到,她会示意教练让孩子游到她面前。不止孩子苦恼,教练也是苦不堪言,据说培训机构的老师曾经婉言请妈妈出去,不要过多干涉教学,但劝她的老师被投诉了。还有的家长经常跟孩子说,你看我花这么多钱给你报培训班,你一定得好好学,下次比赛一定拿一个大奖,要不然你都对不起妈妈的辛苦,也对不起你自己。家长给孩子施加压力,培训班却成了背锅侠。培训机构,是平民阶层逆袭的助力如果我说培训机构是帮助平民阶层逆袭的,肯定很多人会反驳我,说培训班太贵上不起。培训机构课外班确实需要额外花钱,但是不是总比贵族学校私立学校便宜?贵族学校和私立学校,艺术运动思维类课程都在学校学了,学校没有类似课程的孩子,这些东西又该从什么渠道接触呢?也许有人会说,孩子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让孩子有更多接触的机会,孩子可能会走上专业路线,即使没有走专业,也会成为孩子的兴趣之一,帮助孩子宣泄情绪,培养思维,刺激大脑的全面发展。我们经常提开展素质教育,这就是素质教育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这些校外培训机构,孩子除了从学校获取必要的知识,其他的能力只能从父母身上汲取。依靠我们自身,又能教给孩子多少呢?与其讨论要不要取消校外培训班兴趣班,不如多增加一些给家长的讲座,让家长能理智对待这些课外班,理智对待孩子,对孩子有合理的期望,让这些校外培训班发挥最大的作用。这里是@妈妈充电屋 ,坚持科学育儿的硕士妈妈,欢迎关注我一起探讨育儿问题。

你支持全面取消课外辅导班吗?

时值寒假,每到这个时候,都是各种课外补习满天飞的时节。学生忙,家长忙;学生疲惫,家长抱怨。质疑者有之:课外补习有存在的必要吗?犹豫者有之:别人补了,我们不补怎么行?反对者亦有之:应该将课外补习统统取消……课外补习是一个国际性的现象,它的成因、利弊,值得关注。我们通过摆观点、列数据,理一理课外补习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分析课外补习之于学生和家长乃至整个社会的利与弊,得与失。近二十多年来,中小学课外付费补习教育或者学习中心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展,这一现象在国外又被称为“影子教育”。在我国,很多有关基础教育阶段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减负的政策文件,就直接与这类“影子教育”现象相关。教育部2000年发出《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明确提出学校“不得占用节假日、双休日和寒暑假组织学生上课,更不得收费上课、有偿补课”;2013年,教育部修订颁发的《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第五条规定“自觉抵制有偿家教”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在第四章“义务教育”中提出,“各级政府要把减负作为教育工作的重要任务……规范各种社会补习机构和教辅市场”;2015年,我国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提出了组织领导、专项督查、宣传教育、严格教师管理等四个方面的举措;2017年,《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防止将课后服务变相成为集体教学或‘补课’”。应该说,课外补习教育现象本身,并不构成公共政策问题。但是,课外补习中出现的影响学生身心发展的普遍性教育问题,则有必要进入政府教育政策的视野。本文旨在通过对国际视野下课外补习类似现象的发展动因及其影响进行分析,提出政府层面需要发挥的作用及政策选择。1. 补习教育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动因课外付费补习教育之所以被称为影子教育,主要是因为其补习内容都是正规学校开设的课程,特别针对学生升学考试必考课程的补习,相当于跟着正常教学进行查缺补漏,这也是其行业发展的关键定位。从目前研究来看,各国影子教育的学生参与率从20%到各国影子教育的学生参与率从20%到80%不等。按照学生参与课外付费补习的强度,目前全球的影子教育大致分为三类地区:第一类高强度的地区为日本、韩国、土耳其、中国、越南、巴西等地区,第二类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等低强度地区,其他如欧洲、非洲等地区多为中等强度的地区。一般来说,这种课外付费补习大致可以分为传统的个人家教授课、课外辅导班的集体授课以及网络在线授课等三种方式。从已有数据看,2006年,越南9189个家庭中有32%的小学生、46%的初中生和63%的高中生,参加过课外补习。2007年,加拿大约1/3的父母为孩子请了家教,一些主要城市的影子教育服务在过去的30年里扩大了200%~500%。韩国2008年参加过课外补习的高中生比例约为60.5%,初中生为72.5%,小学生为87.9%。2008年,孟加拉国有68.4%的中学生和37.9%的小学生接受了家教服务。2009年,埃及有81%的中学生和50%的小学生接受过补习辅导2010年,德国有14.8%的学生接受过定期补习辅导。2011年,在印度特里普拉邦的农村小学,有61%的一年级学生和75%的六年级学生接受过补习辅导,而在西孟加拉邦的相应比例分别为55.6%和77.5%。在非洲的突尼斯,2008年的一个问卷调查显示,250个家庭中有73.2%送孩子参加过课外补习,而其中9成的家长表示有家庭财力压力。分析基础教育领域出现课外付费补习的发展动因,直接原因可以说是市场需求。首先,有一批学生及其家长存在相关需求。从学校体系来看,这种刚性竞争需求的逻辑是学生要进入好的大学,就要进入好的高中,但是优质高中和大学的资源,不但各国的分布均衡度不一而且供给也相对有限,而学生个体需求和发展水平又是多样化的,这就形成了优质教育资源供给和学生多样化需求的长期矛盾,进而导致了许多国家学生在高中入学或者大学入学环节的各种激烈程度不同的竞争压力。在这种竞争逻辑之下,一些国家的学生家庭,在正规小学、初中或者高中教育难以满足孩子个性化需求时,就力求借助付费的课外补习教育以求子女能够成功进入好的中学与大学。数据显示,20世纪90年代,西班牙有40%的中学生参加英语等语言补习,20%的学生参加计算机课程,还有30%参加的是在学校没学好的课程,年度消费约21亿元人民币。进入21世纪以后,其年度消费约35亿元人民币。第二个因素是,是教育企业或者从业者有需求。在现代社会特别是知识经济时代,教育被当作人力资本开发的重要服务产业。教育行业蕴含着无限的商机,抛开个体不论,课外辅导机构呈现规模化、集团化发展态势。从那些年产值过亿元的教育企业来看,牢牢抓住学生的教育消费需求就意味着教育企业的成功。这些市场化的拉力无

2020疫情过后,以往的补习班是否会消失掉?

以往的补习班一定会卷土重来,甚至会更加疯狂。原因在于:1、家长并不知道补习班不能帮助孩子解决学习的问题。因为孩子学习 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厌学的问题,补习班解决不了的。2、疫情期间,很多的孩子暴露出没有自主学习 的能力和意愿的问题。想来,成绩也会一落千丈,甚至无法应对。这些家长显然还不具备正确陪伴孩子的能力,所以花钱买一个心安理得必将成为现实。3、不会经营的线下培训班,应该会在疫情期间资金耗尽而关门。留下来的,都是能力强水平高的创办人,而且有足够的资金支撑到未来。所以,他们生存的概率会很大。同时把劣质竞争者消灭了,他们的影响力将会更大,他们对家长的忽悠水平将会更高。

教育培训机构都要取消吗(你支持全面取消校外培训班、兴趣班,为家长、孩子们减负吗) 热门话题

2022教育局会叫停各类培训机构吗?

2022教育局叫停各类培训机构。 1.当前,国内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复杂,根据全省教育系统疫情防控视频工作会议安排部署,经研究,决定暂停全市所有面向中小学生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线下培训活动。 2.立即组织关停。自即日起,全市所有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一律暂时关停,停止线下培训活动。 所以2022教育局会叫停各类培训机构。

关于【教育培训机构都要取消吗】和【你支持全面取消校外培训班、兴趣班,为家长、孩子们减负吗】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热烈欢迎大家留言讨论,我们会积极回复。感谢您的收藏与支持!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常宁教育培训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