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仗我要是不打]“我不害怕!你们要打仗我怎么打仗!”

左手叉腰,右手拿着“号”。

“父亲不常说他在部队里。 ”女儿马淑芳说,她只是在吃饭前或父亲下楼锻炼时,听到他在滴答滴答地说话。

“我没有为国家做出很大的贡献。 而且都是过去的事了……”这几年,不爱宣传的马章锁很少提及自己的革命经验。 老了,马章锁关于战斗细节的回忆,已经成为时光中遥远的“光点”。 但一谈起80多年前当司令的经历,他的记忆马上就清晰了。

“你这么小,上战场不怕牺牲吗? ”

“我不害怕! 你们要打仗,我怎么打仗! "嗯

马章锁曾经犯过严重的错误。

[这个仗我要是不打]“我不害怕!你们要打仗我怎么打仗!”

“在战场上,司令官是危险的工作场所。 每次发起冲锋,司令总是跳出战壕,以号码为命令动员部队。 ”马章键说,冲锋号一响,敌人的火力就响了起来,先朝司令的位置打去。 马章锁已经不记得了。 在他熟悉的各阵营司令中,有多少人倒在他们吹响的冲锋号的余音里……

“广袤的戈壁沙漠,机器轰鸣,部队官兵和施工人员昼夜忙于建筑工地。 ”马章锁的回忆,为“两弹”筑巢的过程并不容易。 冬天刮“黄毛风”,寒气刺骨。 春秋狂风骤然开始,飞沙走石,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夏天,毒辣的太阳似乎永远不会落山,大地晒得像蒸笼一样。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提前完成了外国专家嘴里说的‘难以想象’的任务。 ”马章锁自豪地说。

“住在帐篷里,喝苦水,与风沙作斗争,父亲以‘以场为家,以苦为荣,死在戈壁沙漠,埋在青山头’为自己的誓言。 ”随后,马淑芳追随父亲来到新疆马兰基地服务,越来越真切地感受到了父辈的筚路青缕。 马章锁特别去部队看望过女儿。 马淑芳至今还记得。 那天,父亲自豪地对她说。 “看,你们住的房子走的路,是我们当时建的!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常宁教育培训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